OFweek中国锂电技术论坛火热报名中

被颠覆的服装工厂:处于“背水一战”时期

络遇
关注

  2012年,王刚第一次接下了互联网品牌“韩都衣舍”的小微订单。从最初“可有可无、干着玩”到“企业命脉、全依赖”,随着外贸订单和电商订单的此消彼长,王刚内心经历了从抵制到接受再到适应的痛苦过程。

  “工厂的外单现在怎么样?”这两天,王刚开着车频繁穿梭于高密各大服装厂,当工厂老板犹豫是否承接电商订单时,他总要问上这么一句。

  此时此刻,王刚从对方身上看到的是几年前的自己。原来,外贸订单和电商订单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模式。前者批量大、交货期长、利润稳定;后者却呈现多批次少批量、快速返单、交货期短的特点。

  2015年9月,韩都衣舍在全国筹建3个完全适应电商运营模式的生产基地,王刚成为了第一批试水者。他从一个普通供应商变为这家电商在这一地区的“生产总代理”——统一接单后按照生产流程切分为若干模块,调配给数十家工厂生产,每个工厂由原来生产成衣到只承担部分工序。在互联网浪潮的冲击下,传统服装工厂的生产模式从被点滴渗透到冲击调整,最终被完全颠覆。

  眼下,王刚迫切需要找到足够多的、能满足电商生产需求的服装厂,劝说其共同完成一次颠覆性的变革。可找到这些工厂、搭建生产平台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寻找共鸣

  马役军早在1986年就从事服装加工,并于2004年6月创办了自己的高密同润祥服饰有限公司。整整三十年,马役军都在生产外贸订单,他见证了中国服装业的外单生产模式的兴衰。“一直以来,工厂承接日韩外贸订单,最大的一笔是40万件一个款,交货期长达近半年。”马役军创办“同润祥”时正值中国服装加工业最为鼎盛的时期,源源不断的外单让这家工厂产值最高时曾达到两千多万元,雇佣了120多个工人。

  原来上世纪90以后,全球服装产业开始向中国转移。为了追求最低的采购成本,这些每款数万、甚至数十万件大额外贸订单有着极强的计划性——以最低价格团购物料,寻找最便宜的加工基地,通过海运货轮统一运送。

  然而,2010年以后中国劳动力成本持续增长、原料价格不断飙升,大量外单被成本更低的东南亚抢夺。日韩客商报价一降再降,能接的订单就越来越少,开工率不足无法发挥规模优势、节减成本,这又导致能接的订单更加稀少,陷入恶性循环。马役军感叹道,工厂工人从120多人锐减至30多人,厂房也闲置了一大片。

  自知生意难有起色,原本马役军已萌生了放弃三十年的老本行、停产关厂的念头,恰在此时王刚把韩都衣舍的电商订单送上了门。不过,马役军却对完全不同的电商模式犹豫不决。

  作为全国最大的互联网女装品牌,韩都衣舍依托互联网打造的“多款少量、快速返单”的电商模式与中国服装业固有的大单生产基因格格不入。生产电商订单究竟能否盈利,成了马役军最大的顾虑。

下载OFweek,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

9.26 Moxa智能通讯助推智能制造落地

评论

(共0条评论

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

暂无评论

今日看点
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立即打开